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1)

我自民國三十八年二月廿六日離開可愛的故鄉迄今整整有四十二年,大陸因共匪叛亂、河山變色,故鄉淪陷,有家歸不得。近一年來政府雖然開放可以「返鄉探親」,但特別規定凡是現任軍、公、教人員不得返鄉探親!身為國小現任教師的我,亦是無可奈何,只有待待吧!

光陰似箭,我終於在民國八十年七月十六日屆齡退休,已沒有軍、公、教人員的身分,現在可以「返鄉探親」了。

我擇定氣候不太冷又不太熱的秋天返鄉探親。先準備好行李,至於要送親友們的禮物,因長輩都已仙逝了,現在最親的是:大胞兄建武和大胞嫂林花、大胞姊瑞香、堂兄開欲、大伯父長孫貽民(當時是「平陽縣人大常委會」委員)等各送二錢金戒指各一枚;至於大胞兄、二胞兄子女、媳婦、孫子女、大胞姊三胞姊之外甥、外甥女婿等各送一錢金戒指一枚;女婿蔡良寬及外孫們各送二錢金戒指一枚,此外再準備一錢金戒指三十五枚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大胞兄建武因聽力較差(是稍早他來信告訴我的),我特地購買一副「助聽器」送給他,俾能改善他的聽力。

一切準備妥善後﹐我才去臺東市一家「東南旅行社」瞭解去大陸探親的行程:十月一日上午七時從台東市乘專車到高雄市小港國際機場,搭「長榮航空」班機到香港,先在香港過夜,次日再搭乘同一公司班機到廣州,然後再改搭「中國航空公司」班機到浙江省溫州機場。

行程確定後,我才打國際電話給大胞兄建武,告訴他我們夫妻返鄉確定日期和抵達溫州機場的班機時間。

時間過得很快,十月一日終於到了,我和金鳳倆帶著出國旅行證、機票以及行李,快樂地踏上返鄉探親的旅程。

當日下午四時到達香港後,住進「萬年青酒店」。放妥行李後,我和金鳳到街上去散步,看到一家大型電器行就進去參觀,然後選購兩台廿四吋彩色電視機,預定分別送給大胞兄建武和女婿蔡良寬。

在未付貨款之前問了老闆:「貴店可否將彩色電視機寄運到中國大陸浙江省溫州市?」老闆回答:「是可以的,只要你將詳細地址寫給我,就可以運送到家。」

我聽了就將大胞兄建武和女婿蔡良寬兩人的地址抄給老闆,然後付清貨款,我倆就回酒店晚餐、休息、看電視,十點鐘才洗澡睡覺。

第二天(十月二日)早餐後六時三十分,仍乘「長榮航空公司」班機先到廣州,然後改搭「中國航空公司」班機於上午十時五十分抵達溫州國際機場。

機上乘客們排隊走到機門時,大家都看到在機場右前方有廿多位男、女男著紅色小三角旗在歡迎客人,因這班機上乘客有六十多位,我當然不知道他、她們是要迎接哪位乘客?

當我們由機門走下階梯到人行道時,這廿多位迎接客人的群眾,竟然揮起紅色小三角旗在呼喊:「我們是來迎接周建銓先生夫婦倆返鄉探親的,我們都是你的親戚,特地到機場來迎接你倆夫婦的。」

我聽到後就對金鳳說:「這群人原來是要迎接我倆的親戚。」這時我就拉著金鳳的手舉起來說:「我就是周建銓,這位就是我的太太陳金鳳。」一下子大家都走近了,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大胞兄建武,離別已有四十二年的手足親骨肉,此刻一見面就相互擁抱在一起﹐令我淚如雨下,走在後面的親戚們也一擁而上相互擁抱,並彼此問安,令我更加淚流滿面。

當大家走到機場出口處時,我對大家說:「各位!你們在此稍等一下,我到那邊行李房去提行李,馬上就回來!」約五分鐘後我提著行李回來跟著他(她)們一起走到停車場,大家分乘七輛小轎車,開始駛向溫州市謝池巷四○二室,外甥黃兆鉤的府上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