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5)

第五天(十月五日)早餐後,大胞兄叫月望開車載我倆先去湖門嶺腳宮(其他時在月望家等候),這是我小時候所讀的「養賢小學」去參觀一下,它是由嶺腳宮廟宇修改而成的。

那時候我們平陽縣所有「小學」,只是自一年級到四年級者稱為「某某小學」,至於自一年級到六年級者則稱為「某某區中心小學」,而平陽全縣只有五所「區中心小學」,也就是說平陽全縣分為五個行政區。因為學區廣大所以每個「區中心小學」都設有學生宿舍,以供離學校較遠的學區內學生住校,以免上、下學時奔走辛苦。

後來我在浙江省立溫州師範簡易科畢業後,就在「養賢小學」任教,那時校長就是 先嚴,我任教兩年後, 先嚴將校長職位讓給我來負責。(因「養賢小學」是由 先嚴全部捐款興辦的私立小學,只要向縣政府備案即可。)

我們在校園內巡視一圈後,才上車轉回高橋月望府上。然後大家分坐三輛小轎車,到鶴溪鎮鶴翔中路二****八號龐子松府上,大家下車後走進客廳,子松請大家都坐下來,一面喝茶一面聊聊天。

經半小時後,大胞兄叫我倆跟他到街上去走一走,在街上我邊走邊看左右街景,這時我對大胞兄說:「大哥!我好久好久沒有來過鶴溪,這裡發展得很快,與以前大不一樣!」

大胞兄回答說:「是呀!這裡進步很快,跟以前的鶴溪是不一樣。」就這樣邊走邊觀賞街景,我問金鳳:「這裡的街市跟臺灣的成功鎮差不多?」金鳳回答說:「對啦!可是成功鎮是靠海邊,不能太大發展,還是這裡可再發展。」

就這樣走著走著來到一家雜貨店前面時,大胞兄說:「建銓,這家雜貨店是 先大伯父長女開的,以前在家時我們都叫她為『大姐』,現在我們就進去拜訪一下子好嗎?」我說:「好呀!已經幾十年未見面,今天有機會當然要進去拜訪。」

真是太巧大姐剛從後面走出來,大胞兄看見了說:「就是她!」所以我們就走進店內去,大胞兄指著她對我倆說:「建銓,這位就是大姐,你還認得嗎?」這是我倆往前走二步向她行一禮,並自我介紹說:「大姐妳好,我是你的小弟建銓,這位是我的太太陳金鳳,她是臺灣人,這次我倆回鄉探親,已經幾十年沒有見面,你身體還這麼健朗,大姐夫呢?」

大姐回答說:「建銓你們好!很久沒有見面,我認不出來是你,你姐夫己經過世了,這雜貨店是我兒子開的,剛巧他今天有事到水頭街去還未回來,請坐下來大家談一談!」

大胞兄說:「大姐,很對不起!我們還有事另日再來吧!」這時我打開小背包,拿一枚金戒指送給大姐聊表心意。大姐接過金戒指時說:「建銓,真不好意思接受你貴重的禮物,你連一餐淡飯都不吃就要走啦?」

我說:「大姐,妳不要太在意,我們會再來的!」大胞兄說:「我們要趕時間,走吧!」大家都揮揮手就離開,然後回子松府上。

大家稍稍休息一下,又開始吃一頓十分豐盛的午餐,餐後稍稍休息一下,大胞兄說:現在我們仍舊坐三輛車到「南嶴同山尾」去祭拜我們 先曾祖父母、 先祖父母、 先大伯父母、 先嚴慈三代祖墳。

大胞兄並準備妥香、燭、銀紙、四果牲禮等。大家才分乘三輛小轎到「南嶴同山尾」祖墳去,經四十分鐘後就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