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6)

先將車停在山下路邊,大家都下車後分拿牲禮等物,才慢慢向山地的小徑往上走,十五分鐘後就到墓園,大家一起將牲禮四果擺好,然後大胞兄點燃香、燭後將香分給我倆和大家,大胞兄叫我倆站在最前面,其他的人排成一橫排站在我倆後面,這時大胞兄手拿著香領著大家向 先曾祖父母、 先祖父母、 先大伯父母、 先嚴慈墓碑三跪九叩拜,然後大家巡視墓園一周才回原處燒掉銀紙,收完牲禮後開始下山到轎車旁。

大胞兄說:「各位,你們跟三叔倆祭拜周氏祠堂及祖先墳墓都完成了,現在你們可以先各自回家做自己的事,現在只要子松載我和三叔倆到水頭街貽和家就可以啦!以後有事會和你們聯絡。」大家聽了都向我倆揮手道別,然後他們分坐兩輛車各自回家,子松開車載我們三位向水頭街出發。

半途路經瞻江埠時,在街道旁看到我們家從前所建的一棟二樓四間的店舖時,大胞兄指著對我倆說:「這棟樓房已被共匪沒收後,又再分配給別人居住,現在已不是我們的房屋了!」我聽了有些傷心,但也無可奈何。

這時大胞兄又叫子松開車到舅公家去拜訪,不多久就到了。我們下車後就走到屋前一看,房屋雖然無改變,可是裡面空無一人,只好去問鄰居後才知道,大舅父、二舅父、三舅父和四舅父都早已仙逝,四位舅母亦都仙逝,大、四舅父都無子女,二、三舅父的女兒都已出嫁,兒子們都遷往外地居住。

我聽後覺得很奇怪,他、她們去世連大胞兄都不知道?難道說共匪當政後,就連家庭發生喪事都不准通知親戚朋友嗎?這時大胞兄只好叫子松開車到水頭街貽和府上。

經過三十多分鐘後就到水頭街,然後開到貽和府上門前停車後,我們下車正要走進屋內時,貽和走出來迎接走進客廳請我們坐下來,然後到後面叫妻子端出茶來奉茶,這時她的婆婆也一起出來。

大胞兄指著她對我倆說:「建銓,這位是你的二嫂黃菊花,你還認得嗎?這位是她的媳婦也就是貽和的妻子陳欽妹。」然後大胞兄又指著我倆對他們說:「這位是妳的的三叔建銓,在他身旁那位,是他的太太也是你的三嬸陳金鳳,她是臺灣省人。」

然後大家都坐下來聊些離別後的往事,這時我拿出金戒指來分送給他、她們,不多久,就吃一頓豐盛的晚餐,餐後還是繼續聊天,直聊到十點鐘,大家才輪流去洗澡,然後各自去睡覺。

第六天(十月六日)早餐後,大胞兄帶我倆去「北港中學」(原是我以前所讀的「北港區中心小學」,現在擴建校舍提升為「北港中學」),我們參觀校園一周覺得規模宏大,與以前大不一樣。

然後大胞兄又帶我倆再回到街上去走走,不多久走到一家珠寶店前,大胞兄說:「秋香被強迫改嫁後所生唯一的女兒,嫁給這家珠寶店的老闆為媳婦,秋香兩夫妻現在都住在這裡,我們進去看看好嗎?」

我聽了就先問金鳳如何?金鳳答應好,大胞兄就帶我倆走進珠寶店,那小老闆娘是認識大胞兄的,所以大胞兄就告訴她情形,她聽了馬上走過來叫我倆:「姨丈,阿姨!倆位這邊請坐。」然後她走進店後面去請她父、母出來見客人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