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9)

這時他們的子孫們知道有客人來,都從後面走出來說中午要妳好好招待我們,但因時間關係我們就婉謝招待而回月鳳府上。

剛好是中午十二點鐘,大家又吃一頓豐盛的酒席,餐後大家又坐下來聊聊天,直到兩點半鐘時,大胞兄又帶我倆到街上去走走,騰蛟堡商業很發達,人民生活也很富裕。我們在街上徒步約半個鐘頭後才回月鳳府上。

大家稍聊一下提早半小時吃晚餐,餐後又坐下來聊些騰蛟堡近年來發展的情形,這時我才拿出金戒指送給徐 輅,到十點鐘時大家才去洗澡完後就各自去睡覺。

第九天(十月九日)早上六點鐘起床洗臉後,大家在吃早餐,這時大胞兄說:「今天上午我們要去月麗府上拜訪。」大家聽了於餐後準備出發,貽和開車不到二十分鐘,就到騰蛟堡鎮第一居民區蘇義凌府上,大家下車時月麗和夫婿出來迎接到客廳,請大家坐下來。

這時大胞兄指著我倆對他說:「這位是你的三叔,在他身旁那位是你三嬸,她是臺灣人,這次她隨三叔返鄉探親。」大胞兄又指著他對我倆說:「這位是我的二女婿蘇義凌,亦是你的二姪女婿,他身旁那位是我二女兒,在溫州時已介紹過。」

大家都坐下來聊聊天時,我從小背包中取出一枚金戒指送給姪女婿蘇義凌聊表心意。中午就在他倆府上吃豐盛的午餐,餐後大胞兄帶我倆到鎮上走一走,於三點鐘時就乘車離去蘇府,又回到水頭街月望府中過夜。

隔天(十月十日)起床早餐後,大胞兄又叫貽和開車,載我倆到塔下東坑三胞姊英蘭府上去拜訪。一說到三胞姐英蘭實在很可憐,她自五歲時就被 先嚴送給內湖門謝某某(我已忘記他們家族的名字)為童養媳,自五歲到十五歲,雖然是由謝某某培養長大,但是不曉得她受了多少次挨駡甚至於挨打,到十六歲那年與謝某長男結婚,她的夫婿對她還算很好。

不幸的是她丈夫廿一歲時未生一男半女就離開人間,以前養她長大的婆婆又將她改嫁給塔下東坑溫振指。我們走進他的府上時,大胞兄介紹說:「三姐夫,這位是我的三弟建銓、這位是三弟媳她是臺灣人,他們倆位是最近從臺灣返鄉探親,所以我特地陪同他倆一起來拜訪你們,讓大家彼此認識一下。這位是我的四小孩,他過繼給我二胞弟建康為嗣子,因為我們路程距離較遠,所以很少有來往,很對不起請多原諒!三姐現在她不在家嗎?怎麼沒有看到她呢?」

這時三姐夫說:「大內弟,三內弟,很對不起,我們路程距離較遠,所以很少見面,令三姐自嫁給我後,很辛苦持家又為我溫家生下兩男一女,現在都長大成人,各自在外謀生,女兒亦已出嫁,至於你三姐早在九年前就不幸去世,因為我們距離很遙遠又很少來往,所以我不敢驚動你們,才沒有發訃聞,請多原諒!」

我們聽了真是欲哭無淚,這時大胞兄說:「既然見不到三姐,那我們就回去吧!」正說著我們都站起來與三姐夫揮手道別,大家都坐上車後就開到水頭街貽和府上,已經快到十二點鐘了,就吃午餐,餐後大家分別去睡午覺,直到下午兩點鐘才起來。

這時大胞兄就分別打電話給子松、良寬、月望等三位,叫他們帶全家人於明天(十一日)上午八點前,先來水頭街貽和府上集合,然後大家出發去南雁蕩山「仙姑洞」旅遊。

大胞兄電話打完後,又帶我倆到街上去走一走,我覺得水頭街整個市區同以前完全不一樣,不但街道拓寬亦有路燈、紅緣燈,各行各業都分區集中在某一條街上,生意興隆熱鬧得很!

最後又到北港碼頭區去觀望,碼頭同以前一樣沒有甚麼改變,只是要去鰲江的小汽輪淘汰掉變成大汽輪。在碼頭區兜了一圈後才回貽和府上,已經是五點多鐘了,又到吃晚餐的時候,餐後大家還是在客廳聊天,直到九點鐘時才輪流洗澡,之後各自回房去睡覺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