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11)

第十二天(十月十二日)早晨起床早餐後,大胞兄叫貽和開車載我們回湖門大胞兄府上,我們剛走進客廳,大胞嫂林花就走出來向我倆說:「三叔!謝謝你倆花那麼多錢,為我們買一台好好彩色電視機,真該謝謝你倆了!」

大胞兄聽了說:「好奇怪!我們天天都在一起,三弟怎麼可能去買彩色電視機呢?」貽和聽了亦說:「對呀!怎麼可能呢?」

這時我才說:「大哥!大嫂!是這樣的,當我倆在香港過夜時,晚餐後和金鳳二人去逛街,偶然看到一家大電器行,我倆就進去參觀,那時看到彩色電視機就問老闆它的價錢多少?能不能運送到大陸浙江省溫州?老闆說:『可以的,只要你能將詳細地址告訴我,就可以運送到府上,至於價錢標籤已貼在彩色電視機上,是不二價,一看就知道。』我看清價錢後對金鳳說:『可以買兩台,一台送給最照顧我又最愛護我的大胞兄,另一台送給我在大陸唯一的女婿蔡良寬?』金鳳聽了一口就回答好呀!所以我才買下來,真的已經運送到了嗎?那太好啦!」

這時大胞兄、大胞嫂、貽和都說謝謝!我聽了又說:「大哥!你忘記了嗎?我當年決定要去臺灣旅遊時,一切都是你為我安排的,誰知道這一去就是五十年不能返鄉, 先嚴 先慈駕歸西天都不能跪送,二胞兄臨終時亦不能見最後一面。在老家時還有很多事都是你為我效勞,所以我應該要報答你才對,但我能力有限,無法做到,今天送一台彩色電視機聊表心意而已。」

大胞兄聽後又說:「好啦!已往的事不用再說了,兄弟親骨肉互相幫助是應該的。」然後大胞兄又帶我倆到外湖門村內走一走,午餐後又叫貽和開車載我們先到高橋月望府上去,休息半小時後又開車到鶴溪子松府上後,大胞兄叫貽和先自己開車回去,並說道:「以後幾天就由你二兄子松開車。」

貽和回去後大胞兄帶我倆到街上去走走,到五點鐘時才回家吃晚餐,餐後在客廳聊天,直聊到十點鐘時才輪流去洗澡,然後就去睡覺。

第十三天(十月十三日)早餐後,大胞兄叫子松開車載我們倆到南嶴姑媽府上去拜訪,因姑丈早已去世,姑媽是我來臺灣兩年後去世的,現在只有獨子表哥和表嫂還在,但都年老,子孫們都已成家立業。

進府中後就在客廳見面,大胞兄為我們彼此介紹後,大家都坐下來談些近況。這時我從小背包中取出金戒指分別送給他、她們各一枚。到中午時表兄、表嫂請我們吃豐盛的午餐,餐後大家仍然談些往事,到下午三點鐘時我們才回鶴溪子松府上過夜。

第十四天(十月十四日)早餐後,子松又載我們回到湖門老家後,大胞兄說:「建銓!我們已經連續走了十多天,親人戚友也都去拜訪過了,其他該去的地方也都去了,現在該好好休息一兩天。」

我說:「對啊!」從那時開始,我們都在客廳閒聊或看電視,同時大胞兄又叫子松先回家去,並說道:「以後有需要的時候會打電話給你。」所以子松就先回去。

這時我心中在想要利用這次回大陸探親的機會,同金鳳一起到寧波、杭州、上海和南京各處去玩一玩,因這些地方我從未去過,不過,我要先問金鳳意見如何?終於得到她的同意,然後我再與大胞兄商量,時間很快今天已過去!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