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12)

第十五天(十月十五日)早餐後,大胞兄先帶我倆到祖屋後面山上走一走,順路到 曾祖父母墳墓去祭拜,然後就在山坡上觀賞美景,於九點鐘下山回家。

這時我才對大胞兄說:「大哥!我從來未去過寧波、杭州、上海和南京等地,現在很想利用這次返鄉的機會和你去玩一玩,你認為如何?」大胞兄聽了說:「這些地方我也從未去過,當然是好,不過最重要的是你所帶的錢夠用嗎?」

我說:「當然是夠的,不然怎麼說要去呢?我們到溫州時再問兆鉤、月珍倆對夫婦是否亦要去,有年輕人作伴可以照顧我們。」大胞兄聽了說:「建銓你說得對,那麼這事要到溫州跟他們商量後才決定。」

談著談著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鐘了,午餐後我又說:「大哥!我想明天我們就出發先到平陽縣昆陽鎮貽民府上去一趟,然後才到溫州兆鉤家去好嗎?」大胞兄聽了說:「好呀!」所以整個下午我們沒有外出,都在家中看電視或聊聊天。

隔天(十月十六日)早餐後,大胞兄打電話給子松,叫他開車來湖門老家,載我們先到平陽縣昆陽鎮貽民府上,然後再到溫州兆鉤府上。這時我和金鳳先到開鎬胞嫂府中向她辭行,並說先要到昆陽鎮貽民府上辭行,然後再去溫州兆鉤府上。

不多久子松來了,這時我和金鳳再到大胞嫂林花寢室,與她擁抱哭別,這次返鄉受到她熱情招待與關懷,現在又要分手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聚,離情依依不捨。

大胞兄在旁說:「建銓呀!人生本來是如此,分離是必然的事,不要太悲傷,五十年分離還可以相見,以後亦可以會相逢。」這時我倆含淚離開寢室到中堂去,在沒有牌位前,向 祖先跪拜後,才依依不捨地走出大門,步行下二十五級石階到路旁上車,與送別的親人彼此流淚揮手道別。

一路上從不停車休息,於十一點鐘來到平陽縣昆陽鎮仙壇東棟二***二室貽民府上。貽民一家人都出來迎接我倆(原來是大胞兄在我決定要先去他府上時,就已經打電話告訴他大約什麼時候會到。)

大家都走進客廳後,貽民請我們坐下來奉茶,並指著我們向他家屬介紹認識,同時又指著他家屬給我們介紹後,大家開始談些離別後的往事,這時我打開小背包拿出金戒指分別送給他、她們以表心意。光陰很快過去,已經快十二點鐘了,就在他府中吃豐盛的午餐。

餐後稍休息半小時,然後貽民帶我們到街上去走走,到四點半鐘時走到「平陽縣人民常大委員會」(貽民就是此常委之一)去參觀,會內設備還不錯,然後又到辦公室去參觀,經貽民一一介紹時大家彼此互相握手後,我們正要離開去上車時,貽民對我們說:「三叔!你們現在不能走,因為我們『常委會』晚上要設宴歡迎你們,現在時間快到五點半鐘了,大家請隨我走!」

大胞兄聽了後對我倆說:「建銓!既然是這樣,我們真的不好意思推辭,就隨貽民一起去吧!」這時我倆只好答應隨貽民走。

不一會來到大禮堂,那裡已經擺好四桌酒席,兩旁站著二十多位人士在等候,這時貽民回轉身來到我們面前說:「二叔、四叔、四嬸!他們都在等候,現在我們就過去與他們相見。」

大胞兄聽後硬要我和金鳳走在前面,他和子松跟在後面,一會兒來到他們面前,貽民指著我們向他們一一介紹說:「這位是我的四叔建銓,他旁邊那位是我四嬸,她是臺灣人,這位是我二叔,旁邊那位是他二兒子。」然後又指著他們一一介紹,因人員太多,我只記得林啟智會長,其他二十多位大名都忘記了。

介紹完後大家就入席共進豐盛的晚宴,有時大家會談笑自若,但絕不談有關「政治」的話題,在快到八點鐘時宴會才結束,我們向大家說謝謝,握手道別,然後回到貽民府上過夜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