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13)

十月十七日早餐後,我們向貽民一家人道別,出發前去溫州兆鉤府上,一路順暢,於中午十二點鐘才到兆鉤府上。

因事前沒有告訴他大約幾時會到,所以他沒有準備午餐,現在他帶我們到街上餐廳去吃一頓午餐。餐後回家時,大胞兄問兆鉤:「你們要不要同我們一起去寧波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等地去旅遊?」兆鉤聽了說:「好呀!我和惠蘭兩個人都要去,因我們都沒有去過這些好地方。」

大胞兄聽後又再打電話問月珍夫妻,要不要和我們去寧波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等地去旅遊?月珍也回答倆夫妻都要去。

大胞兄放下電話對我們說:「現在一共有八個人要去旅遊,我和兆鉤馬上就去訂機票。」不多久回來對大家說:「很巧!還有十一個座位,我們訂下十個座位,時間是後天(十九日)上午八點準時起飛,我現在就打電話告訴月珍夫婦準備,於十九日上午七時先來兆鉤府上會合後,再一起去搭機。」

這時大家都十分高興,有機會去從來未去過的好地方旅遊。從現在開始兆鉤他們都在準備行李作五日遊。我雖然不必另外準備簡單行李,但內心充滿無比的高興,金鳳亦是非常高興。

時間很快正要吃晚飯時,突然間我覺得肚子很痛,嘴吧吐出很多東西來,同時頭昏又想大便,急忙跑到廁所去,誰知道拉出一大堆像泥漿般的糞便。

大胞兄知道後就叫兆鉤送我到溫州醫院去急診,經醫師診斷後說是飲食不衛生所引起的,必須住院治療幾天!因此十九日要去寧波等四處旅遊就無法成行!這麼一來,大胞兄與兆鉤商量結果,只好取消這一次的旅行!

同時打電話通知月珍夫婦因我住醫院急診的情形。他們知道後馬上亦到醫院來看我,這時他們在討論我為什突然會頭昏發燒、拉肚子、嘔吐?大胞兄說:「很可能是中午在餐廳吃到不衛生的食物,才會如此突然發生這嚴重的病情。」

他們聽了都說一定是中午吃到不衛生的食物所引發才對。經醫師專誠的醫療,第二天(十月十八日)下午,醫師斷定沒有危險,可以從急診室轉到普通病房繼續治療。

前後經過五天治療,於廿一日上午平安的出院,這時我向醫師及護士小姐們說:「謝謝你們的辛勞,讓我康復出院。」然後向他、她們行個禮才回到兆鉤府上。

大家都向我恭賀,而我才向大家說:「謝謝你們為我關懷與照顧,才使我平安出院。」這時金鳳亦向大胞兄、兆鉤夫婦及月珍夫婦說謝謝!同時我又向大哥及兆鉤夫婦、月珍夫婦們說:「現在我身體康復了,要去旅遊的機票都退掉了,我決定明天就重返第二故鄉——臺灣省臺東縣,現在我就去買機票先到廣州。」

大胞兄聽了說:「建銓,你既然決定要回臺灣,我們亦無法留住你倆,現在就由兆鉤載你去買機票吧!」很巧買到的機票是隔日(十月二十二日)上午八時二十分中國民航公司班機先到廣州。

所以中午甥媳婦惠蘭再烹煮一桌特別精緻而衛生的佳餚為我倆送行。餐後,兆鉤拿出來已準備好的,一只非常珍貴的花瓶和一件純棉羊毛背心當禮物送給我。下午兩點鐘時,月珍夫婦要離去時對我倆說:「三叔!三嬸!今天晚上六點鐘時,一定要到我家來吃晚餐,聊表心意為你倆送行。大伯父和兆鉤夫婦亦要一起來。」

說完他們就先回去,我們仍然在客廳聊些值得我們回憶的往事,閒聊約五十分鐘後,大胞兄說:「建銓!我臨時想起一件事,必須先去街上一趟,馬上就回來。」

我和兆鉤們仍然在聊天,不多久大胞兄就回來,順手將一包東西放到我手中說:「建銓!我沒想到你倆這麼快就要回臺灣去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?只好到街上去買來這不值錢的物品,它是我們溫州名刺繡『雙人枕頭』送給你倆聊表心意,願你倆白頭偕老,一點小東西不要見笑!」

時間很快已經是六點鐘了,大胞兄、兆鉤夫婦和我倆一起去月珍府上,在客廳吃一頓豐盛的晚宴,大家邊吃邊聊,希望大家都要保重自己的身體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