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——八返鄉探親大陸之行(14-14)

餐後要回兆鉤府上時,月珍拿出一包禮物送給我倆,同時她說:「我沒有料到你倆會這麼快就要回去臺灣,我只好臨時到街上去買來溫州名刺繡一對枕頭,送給你倆聊表心意。」

這時我紅著臉說:「四十多年前離別,這次我回家探親時未送禮物給你們,還享受你們熱情的招待,離別時還收到這麼珍貴的禮物,實在是卻之不恭,受之有愧。」

這時大胞兄、月珍和兆鉤夫婦們都說:「不要再說啦!這一點點不值錢的小東西有甚麼好說的!而你倆送給我們大家的可是珍貴的金戒指呢!」時光已是八點多鐘了,我倆只好說謝謝,就上車再回兆鉤府上去。

不多久就到兆鉤府上,走進客廳後大胞兄就說:「明天早上七點多鐘,你倆就要出發乘飛機,現在就去洗澡,早一點睡覺吧!」大家就讓我倆先去洗澡,然後大家才輪流去洗澡後各自去睡覺。

十月廿二日早餐後,我倆就整理行李,尤其是大胞兄們所送的禮物更要妥善收藏,然後到客廳向大家辭行,這時大胞兄說:「建銓!你不要太早向我們辭行,我和兆鉤、月珍兩家大小,都要一起到機場送你倆登機。」

我聽後說:「大哥!不必這樣麻煩,只要子松開車載我倆去機場就可以了。」大胞兄又說:「建銓啊!這一次分別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聚,時光不再,所以我們大家非一起送你倆登機不可。」

這時我聽了實在無話可說,更令我感到親情之可貴。我說:「既然有勞大家,現在就出發到機場吧!」很巧月珍一家人也都來了,所以大家分乘三輛小轎車向機場出發,不多久就到機場,他們幫我將行李搬上飛機行李倉,我倆與他、她們一一握手,然後我倆登上階梯到機門時,轉身向送別的親人揮手道別。

這次分別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聚,令我心酸淚流滿面。開機時間到了飛機馬上滑動起飛,可愛的親情與溫暖的鄉土就此再次分離!飛機經過兩小時又三十分鐘終於到達廣州機場,下機後先到旅行社休息過一夜。

隔天十月廿三日早餐後,先乘計程車到火車站,搭乘九點十五分火車南下,經九龍然後到香港。下午二點十分再搭乘「遠東航空公司」班機回高雄國際機場,下機後乘計程車到高雄公車站,乘六點十五分班車回臺東家中。將近一個月大陸探親之行終於畫下句點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