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臺五十年回憶錄之寶島沙城——三不太平的太平(3-3)

我以為已沒事了,誰知第三天上午正在上課時,又是電話打來要我向老師請假,再去教育科一趟。

我沒有辦法只好再向老師請假,到了教育科見到曾股長,他說:「周老師!關於太平國校校長人選,教育科實在找不到適當人才,只有你較適宜,所以我已呈報科長核准,並轉呈縣長核派。一定在下學期開學前發出派令,你不要再推辭,現在你可以安心去上課。」

回到了教室正好是下課時間,有好多位研習班老師圍過來,其中一位林老師問我:「周老師,教育科為什麼三番兩次打電話,叫你去教育科做甚麼?」這時候我沒辦法再隱瞞同班研習的老師,我只好硬著頭皮將實情告訴他們:「是這樣的,因為我服務的太平國校,于校長在學期中突然不請辭就離開,不知去向,曾股長先要我暫代校長職務,誰知道現在找不到適當人選,要我接任校長之職。」

老師們聽了竟然鼓掌向我恭賀。我也只好說:「謝謝各位!我自知學識淺、能力差,不適任校長職位,已經當面向曾股長推辭,請他另選優秀人才,所以我就回來上課。」這時又有三、四位老師同時說:「不會的,曾股長既然選中你,絕不會換人的。」說著說著上課鐘聲響起了,大家都回到自己座位去上課。

晚餐後,我獨自一人在校園樹上休息,心中在想:去年秋天我接到鄉親徐沛龍(他原是建和國校老師,大前年暑假他辭職後,到新竹空軍子弟小學任教。)寄來一封信,他信中大概是說:「這裡的待遇同軍人一樣,雖比公教人員薪俸低些,但到軍醫院看病不需一分錢(那時公教人員尚未實施公保制度,所以醫療費用全部自費),住院、開刀手術等亦不必付錢,但如要輸血時才要用錢買血(因那時只有人賣血,而沒有捐血的義行)。新竹空軍子小規定,每一班級有兩位老師,每位老師分別選國語、算術兩科中之一科,然後再選自然、社會兩科中之一科。至於其他勞作、美術、音樂、體育四科則由科任老師分別擔任。」

那時我本想去,不但工作較輕鬆,還可以治療我二十多年來無法治癒的胃病。可是我又捨不得離開臺東這麼優美的環境,所以我沒有去。

現在既然不願擔任校長職位,而教育科非要我擔任不可,事情到了這樣的地步,既然如此倒不如學于校長偷偷地走有何不可?不過這件事只能讓吳老師和金武起姐夫兩位知道,其餘人都不能讓其知道。

所以,我決定要去新竹空軍子小後,分別到吳、金二府去稟報此事,當時勉強獲得兩位同意後,我於星期六下午到東師宿舍,偷偷地將行李帶回太平國校。再將行李重新整理妥善後,我認為這是件很重大的事,又沒有先跟徐鄉親聯絡過,只好決定今晚就走,明天下午就可到新竹,才有時間與徐鄉親商討,就此決定。

我馬上到臺東街上雇一輛人力三輪車來學校,將所有行李偷偷地運到臺東公路局車站,然後搭夜車到高雄,再改搭北上火車到新竹。這是我第一次離開第二故鄉——沙城臺東,去到寶島風城——新竹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